小花新年要加油

杂食 没节操 看见喜欢的都想艹

我的天啊哈哈哈哈哈哈...澳洲卡那个全员不吃药的视频!妈呀我循环十遍了出不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哪!然而你们领袖,即使没吃药,还是隐藏不住地帅啊啊啊啊救命!!!

一个人工智能的ER的脑洞

大概就是突然很想看人类E/AI!R的故事...!

开头大约可以是

当安灼拉发现那个被扔在他院子里的巨大的长条形包裹的时候,以为那古费拉克又一个无厘头的玩笑。

他皱着眉头从包裹夸张繁复的丝带里抽出一张小卡片,印刷的浮夸字体写着,我亲爱的安琪,你那苦行僧般的无趣生活需要一点调剂,希望你喜欢这个礼物。Mua~。——永远不会停止爱你的古费拉克。

安灼拉因为最后拟声词在脑内带来的音画结合栩栩如生的画面打了一个寒颤,随即认真思考了三秒钟是先打电话给古费向他说明他的生活既不苦行僧也不无趣,还是先打电话让废品回收站开着拖车来将这个东西拖走。

但最终他只是叹了口气,弯下腰来抱住大包裹,三步一停地往家里拖。他看着自家房门心里哀叹着,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家院子为什么会这么大。

安灼拉拆开包裹之后大脑空白了三秒钟。

里面躺着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一/丝/不/挂/浑/身/chi/luo的,男人。

安灼拉忍不住扶额头扭头遮住眼睛,也不知道是眼前的画面给自己带来的震惊更大,还是那一刻对古费拉克下限认知的再次刷新来得震动更大。*

他本能地一手抓过自己的一件外套扔在那个男人身上,想叫他赶紧穿上。随即他反应过来,这可是一个人工智能,一个未经唤醒的人工智能。安灼拉叹了口气,走过去捡起说明书。

后颈往下,第三节脊椎骨。五秒长按。控制板弹开。

就在栩栩如生的肌肤血肉之下,有一小块操作液晶屏。安灼拉有一瞬的失神,仿佛不喜欢这种毫无过渡的对比。

最终他还是伸出手指按住液晶屏。系统启动,初始指纹录入成功。他迅速盖上操作板,光滑的肌肤上没有丝毫裂痕能透露这之下的与众不同。

它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榛绿色的眼睛茫然地望向安灼拉。

“现在,请穿上你的衣服。”

那双大眼睛望着他,像刚睡醒的人般,缓缓露出了点不可思议的神情,仿佛不能理解他的话。

随即他展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以为我不穿衣服的样子更好看。”

这回安灼彻底决定,这的确是个彻头彻尾的麻烦。

脑中还有一些小画面!

比如

你叫什么名字?

R。

R?

对,R。

就只有一个R?

是的,就只有一个大写的R。

这实在很难说是一个恰当的名字,而安灼拉不允许生活中出现如此不严谨地存在。

于是最终决定说,好吧,那你就叫做格朗泰尔吧。

仍旧是大写的R?hummm,quite a name.

安灼拉拼命忍住扶额的冲动,不知道今天叹了第几次气。


*

安灼拉决定带格朗泰尔出去买衣服。

他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而格朗泰尔难得地也安静地一路乖乖跟着安灼拉,并努力抑制自己想要去拉安灼拉手的冲动。他只是对绿色的衣服产生了格外的热情,并在看到喜欢的衣服时睁着大眼睛渴求地盯着安灼拉。

而安灼拉对此似乎有些无能为力,他只好掏出钱包付账。


难以置信...脑洞都屏蔽

只能上图链了

http://imglf.nosdn.127.net/img/eGhZOGh3UC9UTFhWUVFmaXFmMXMwWlBjMmVxczErcWwrTUdqQXNDZGZvZU40WTBhb052U2l3PT0.pn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


如果非要有什么设定的话,大概可以是,人工智能流通准则第一条,或称人工智能使用最高指导原则:人工智能若产生自主意识迹象,一经发现,必须立刻报备并回收销毁。


以及其实并没有想好脑内的R是BG小哥还是肉排的脸,以及好像一直没搞清楚他俩的眸色啊啊...总之其实就是想看一个平时偶尔会嘴上对着干,但在chaung~~~上十分顺从的R!!xing~~~ai~~~机器人设定啊,感觉就很适合很多酱酱酿酿的东西啊!!!想吃!!


半年前看了斑斑的丹麦女孩...就对他穿着女士睡裙被砍妹上的那一幕念念不忘...半年了...女士睡裙play终于达成了hhhh!!!

【考据】【悲惨世界】Enjolras/Grantaire原著删节选段

我的天哪噜!!这俩删掉的版本...我死了我死了...还看什么同人?雨果聚聚才是最大手!!最后这简直就是盖章双箭头了吧...HE!HE了啊!!


R真是,好像无论怎么被E dis...反应从来都是温柔着微笑着...要不就是痴痴地说他是座多美的云石雕像【...妈妈呀....

Carpe Ho ras:

两段雨果最后没写进成稿的内容,有关ER之间的关系。时间不明。这段草稿同样有两个版本,准确地说只有【一个形容词+一句话】这样非常细微的差别,前者是汤上姑娘提供的,出处是Chantiers《悲惨世界手稿汇编》,后者是1909年国立印刷厂版本的后记,特列出说明。另外,据编辑考,这段是写在议院专用信封的……背面的……所以大概还是1848年前的想法吧,毕竟不当法兰西世卿了以后再想随便摸个特供打草稿好像也有点困难……


 


源地址:


http://flo-nelja.tumblr.com/post/54003413898/allons-nous-coucher-etc-grantaire-tu-es-un


 


http://flo-nelja.tumblr.com/post/53920313405/grantaire-fumant-sa-pipe-et-gris-on-me-croit


 


 


*


格朗泰尔抽着烟斗,愁眉苦脸。


“别人还当我是个哲学家,他们错了。我不过是个无赖。”


“没错。”安灼拉说。


 


*


“你真可悲,”安灼拉嚷道,“你用卑下的理由拒绝做高尚的事,你的热情都被酒气吹熄了!”


“所谓‘饶舌吹蜡烛’。*”古费拉克说。


被孤立的格朗泰尔,微笑着:


“安灼拉,明天一早我们就都要死了。”


 


两个人都死了。——愉悦中的格朗泰尔,像个英雄一般;安灼拉摸索着他的手:


“握住我的手。”


 


(Victor Hugo, Chantiers - dossier de brouillons sur Les Misérables)


 


 


格朗泰尔清醒了,他微笑着:


“安灼拉,明天一早我们就都要死了。”


 


两个人都死了。——愉悦中的格朗泰尔,像个英雄一般;安灼拉摸索着他的手:


“原谅我。”


 


(Edition Imprimerie Nationale , 1909)


 


 


 


*古费的话,原文是拉丁语:Extinguit candelam cum bombo,按汤上的考证【blow the candle with a chatter】译……围观ER吵嘴你开心吗古费?


这段不像是连在一起的完整行文,比较像设定,比如前面的吵嘴和后面的殉情场面显然中间应该有间隔——否则刚刚吵完然后就挂了+一秒钟变言情的场面未免也太不合逻辑……前者应该是发生在街垒里,R说的话表面或许一开始的设定是他没有一直睡死,也参加了街垒战斗,然后在休息中途惹恼了炸毛的E大大,就像音乐剧中DWM那样的安排……



我的妈!!宽街伉俪这版红黑里的大R!太TM人来疯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戏非常多!P1,一上来就坐小马怀里调戏完他,还强吻。右边角落一脸看智障表情领袖注目! P2,调戏完小马还敢去撩E?你唱唐璜那句拿个酒瓶在胯下甩就算了,为啥还对着E甩?P3继续人来疯,领袖生无可恋.JPG 后面紫衣小哥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P4被凶了之后秒怂的R
P5还在演😂躺桌子上,还有弓着背坐在桌子上都超可爱!!
P6被领袖凶Grantaire put the bottle down之后戏特别特别足地非常浮夸地捧着酒瓶一蹦一哒跳过了半个舞台才把酒瓶子放在另一边的桌子上😂 然后还要坐上桌子去。
我的天,这个版真的是太神经病了哈哈哈大R!

还看什么同人???
原著面前都输了,都输了都输了!

hhhhhhhhh

今天有个同事last day了,一起去喝酒。然后听了个好劲爆的八卦😂
我们team leader...一个脾气超好很温柔蛮可爱的男孩纸原来是弯的 妈呀我是真的没想到。我之前一直是觉得他是我会喜欢的,如果我没有男票,我会考虑往romantic方向发展的那种的。但是温温吞吞的并不是心动的那种喜欢,就是觉得他什么都好招人喜欢!(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我以前还偶尔想象他适合怎么样的女孩子,然后想象不粗来😂🙈🙈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在想他适合什么样的男孩纸妈呀..而且简直忍不住想要ship cp啊啊!他真的很可爱的!!我就好希望他找个好男盆友嘤嘤嘤虽然也不会告诉我们的但是我!就是好想!看他跟男盆友站在一起的样子嘤嘤嘤肯定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leader是个脾气好细心温柔的处女座!个子不高长得不是说特别好看吧但是可以算可爱那一卦的!
妈呀他就坐我对面,我已经不造下周再见他会是什么表情了。
重点是我现在好想ship cp啊啊啊没人陪我萌啊!(我没救了嘤嘤嘤

快半年前就开始喊要去看🙈结果赶在末场前一天才终于去看了。毕竟一共只看过不到两遍,很多地方记不清大概也没get到,乱七八糟的repo。

1.来之前补课看了一大半但没看到结局,which means我不知道这最后是个HE,导致开场曲一响起来我就开始哭【...看到Ginlda笑着唱the wicked is dead却满脸悲伤哭得不行...大家唱celebrate坏女巫的死,妈呀联想起后来Alphaba畅想未来时唱总有一天大家会为我celerbrate的时候,简直是受不了。Good,Goodness这个词从头贯穿到尾,也是蛮虐的...
另外几处我比较动容的吧。关于Alphaba,看得我最难受的是舞会那一场,前几天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就哭了,现场版更是...更触动的原因大概是,较之于之后更强烈的魔法世界气息,这里的校园背景更接近于现实世界。Alphaba渴望融入众人的,拙劣地扭动,是惹人捧腹,但是我却看得满心难过。因为与身俱来的【与众不同】而被排斥被伤害,太过真实,触目惊心。然而她令人喜爱的一点大概是面对全世界的排斥和伤害,她会跳出来怒气冲冲地反驳道,我就是生来如此。Never be shamed.多么勇敢和可爱啊。彼时她唱着unlimited充满希望畅想着未来的时候啊...上半场那些歌,句句都是flag,最后都会变成刀一刀一刀捅回来。后来同样的调子,Alphaba对Glinda唱I'm limitted的时候,真就是一下子就哭了。接着Alphaba就溶了...难过得不得了,然而最后HE了[捂脸]有种突然惊喜吃了一颗糖的感觉。
(btw,看到最后发现HE我瞬间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就觉得前面一切的刀一切的挣扎哪怕黑化都无所谓了,即使最后就真的决意再不行善真的要去危害四方又如何?I'm fine and fuck the world. 反正这个世界也不值得你的goodness。

3.Glinda,整个人设,基本上就是那首一直相互loathe的定情歌(不是)里Alphaba的那句结论,Blond(金发傻妞)。那里真的笑死hhh P.S这首歌我挺喜欢的,因为调子洗脑歌词好笑hhhh。大约就是傻白甜。她跟Alphaba太过不同,一直闭目塞听对所见的邪恶缄口不言,假装世界美好这盛世如你所愿【 更不要说奥兹国民...但她微笑着在众人的爱戴中唱着I couldn't be happier的时候,满眼的悲伤,看得好心疼。大概她也不是真的那么傻白甜,只是她不是那个有勇气选择去反抗的那个。但看到最后,我终于理解了她跟Alphaba对唱是你改变了我是你成就了现在的我。是Alphaba的死让她终于也获得了去反抗的勇气吧。就是最后那一下的成长和勇气,让这个角色真正变得可爱起来。
然后这个Glinda整体不如13年宽街那一版的甜,整体感觉更高贵优雅一点(?这大概是英国人和美国人的区别?😂 路过SD的时候小姐姐刚好走出来,特别nice,声音真的超甜~get到了签名跟合照。

4.男主...衣服是真的..好紧啊【大胸翘屁股的还有...嗯(再说下去可能会被河蟹了。感觉这剧的男主地位有点类似于冰雪奇缘中的克里斯托弗啊。就俩女主才是正主,男主就...负责谈恋爱嘛😂 当然也是推了推剧情的。然而演员似乎是演过大悲的安灼拉,听闻有英国迷妹飞去上海看他演出咯😂

5.感觉羊教授上课那儿...这场的表演不大好,演员没有太表演出羊教授已经开始“动物化”了,那几句失去控制脱口而出的咩~不看字幕是不大get得到...但还是被戳到,“Oz is becoming less and less colorful”难以不想到一些东西,不禁卑从中来。

6.popular和I'm not that girl似乎并没有太戳到我😂这剧的爱情部分不如其他的戳我的点。还有妹妹脚治好的那一段,觉得这场表演不大行啊?总觉得不够惊心?就看现场还没有看枪版看得触目。

7.最后我满怀期待地等返场,结果!一个一分钟的迅速谢幕之后就,啥!都!没!有!了!(好桑心...
然后小伙伴告诉我安可是法剧独有的...【
想念当初罗朱返场唱了三首啊QAQ 还 get到了亲王的wink...

最后大约就是,毕竟是宽街殿堂级的剧,拿了那么多奖,感觉还是蛮值得一看的。但是似乎并不是会让我忍不住一直循环的那种,大概还是宽街的画风不够戳我?让我期待一下明年的圣母院,希望巡演一定一定要来广州啊!

我觉得我不会萌上比这更冷的了【
嘤嘤嘤可是他的jc真的好美貌好美貌自带圣光我见犹怜啊 歌又好听QAQ 难怪当年演出后人们会说The Son of God is Welsh.
太好看了QAQ
看维基上说一共就演过四部剧...老早93年那个大悲感觉都可以忽略不计了...也就只有爱伦坡有官摄QAQ 别的连半点影像资料都没有
好桑心。
爱伦坡里的wings of eagle和the pit and pendulum 也超级棒的。
一声长叹...大概是我萌过的此生最冷了...